龙泉洞遗址发掘区。(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供?#36857;?><span class=龙泉洞遗址发掘区。(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供?#36857;?/span>

  3处火塘呈“品”字?#38395;?#21015;,每个火塘用石块围成近乎圆形。曾有考古人员进行实验,在这样搭出的火塘里,明火熄灭一?#38382;?#38388;后,仍能被重新引燃。

  “距今约3万至4万年的古人类已经掌握这一用火技巧,用石块控制火焰燃烧的程度和范围。”河南栾川旧石器遗址?#21512;?#30446;主要发掘负责人顾雪军说,研究人员正在提取分析用火遗迹内的残留物,以期还原古人类生活方?#20581;?/p>

  考古人员经过多年努力在栾川龙泉洞遗址发现1处灰烬和4处火塘,这是以古人类洞穴而闻名遐迩的栾川旧石器遗址群首次发现用火遗迹。“大部分遗址的用火痕迹只能看到一摊灰烬,龙泉洞结构清晰的火塘,在同时期考古发掘中十分罕见。”顾雪军说。

  “3万至4万年前是现代人形成的关键时期,栾川又位于中国自然地理南北分界线上。龙泉洞考古发掘对区域性早期人类演化、中华文明起源脉络、古环境变迁等课题研究意义重大。”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史家珍说。

  2014年以来,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栾川县文物管理所对龙泉洞遗址进行了?#20013;?#21457;掘。大约20平方米的发掘面积内,经过“过筛子”似的发掘,已出土石制品、动物化石、骨器等标本2.3万余件,石制?#20998;?#35201;有石核、石片、断块、工具?#21462;?/p>

  “与周口店遗址第一地点‘猿人洞’相比,两处石器均以小型为主,不同在于第一地点以?#19968;?#27861;为主,龙泉洞?#28304;?#20987;法为主,这体现出中国北方主工业发展的趋势——?#19968;?#25216;术日渐衰弱,锤击法处于绝对优势。”顾雪军说。

  据介绍,龙泉洞遗址还出土了不少精美的骨器,部分骨器有火烧、磨制痕迹。鹿、牛、羊、犀?#32422;?#39135;肉类动物等动物化石的发现更让考古人员如获至宝。

  “研究动物化石可以分析重建遗址周边区域古环境,进而揭示当时人类对肉食资源的获取倾向、方式?#32422;?#20154;与环境的偶合关系,了解古人类生存模?#20581;?#26646;?#26377;?#24577;?#32422;?#32676;体组织形式?#21462;!?#39038;雪军说。

  栾川旧石器遗址群是中国罕见的早期智人和直立人(猿人)化石共存区域,龙泉洞遗址入围2018年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初评。史家珍表示,为进一步保护遗址、活化考古成果,栾川旧石器遗址将建设集科研、科普、文创于一体的综合型考古基地。项目目前已完成选址、科研和立项等工作。

  (原标题:河南栾川发现3万至4万年前古人类用火遗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