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9月份,考?#28227;?#21592;在河南洛阳发现了一座西汉?#22411;?#26399;的空心砖砖券大墓,该墓出土?#36865;?#22774;、大雁铜灯、铜盘、玉器等少见文物。尤其是该墓出土了一件青铜壶,里面有大量液体,考?#28227;?#21592;推测液体可能是西汉时期的美酒。大墓形制独特,随葬品多,为了更好地保护和发掘主墓室,提取更多墓葬信息,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这些天正在进行主墓室搬迁工作。据央视新闻报道,截止到昨天下午3点,现场正在制作主墓室底托。

  铜手炉

  这座西汉空心砖券大墓的年代初步判定为西汉?#22411;?#26399;。但墓主人身份还不能确定。为?#25105;?#31227;动搬迁主墓室?#21487;?#22312;现场的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潘付生说,“这座古墓离住宅建筑用地非常之近,如果原址保护的话,这与小区将来的景观建设会产生不协调?#23567;?#32780;且原址保护就得建造博物馆,?#19981;嵬度?#22823;量的人力物力。最重要的是考虑到该墓没有被盗过,出土了大量精美的玉器、铜器等文物,主墓室还有大量器物?#24418;?#21457;掘。大雁铜灯、美酒的发现先不说,比如墓葬中发现的两件铜手炉,这种铜手炉只是见于史料记载,?#28216;?#35265;过实物,那么这次的出土就具有了一个重要的补史价值。总之,考虑到要更好地保护和发掘主墓室,提取更多墓葬信息,所以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决定应该要进行搬迁。”

  主墓室整体搬迁直播

  青铜壶内大量液体,可能为西汉的美酒

  据现场搬迁工作的总指挥赵俊卷介绍,“主墓室搬迁之前,首先是要对主墓室文物进行整理与打包,即在已清理的文物上覆盖一层灰色的布,且洒上稀土,而后在铺上一层?#26223;澹?#36825;样工作人员在打包订铁箱时便不会误伤文物。然后要对墓室、墓室周围土质图层进行分析勘探,由于主墓室?#32452;?#21608;围土?#26102;?#36739;松软,可能会在搬迁过程中造成一定的困难,于是工作人员扩大了工作场地,便于工作人员的走动;墓室东侧向外扩大3.5米,西侧扩大2米,南北也各2?#20303;?#32780;东侧向外扩大3.5米,是为了搬迁材料的堆放。而在?#32452;?#21608;围又向下扩展了1米,?#21592;?#24037;作人员制作?#32452;?#30340;打包环?#22330;!?/p>

  专家对出土文物进行初步鉴定

  “最后就是底托加固,用许多根钢管从?#32452;?#24213;部进行打通,且连成一个底托,而后经过焊接成为一个比较坚固的底面,以及电焊加固底托周围的材料使之成为一个稳定?#21335;?#20307;,预计明天可以制作完成。最后是根据重量分析在底托线面再安置两根吊杆,等到?#28010;?#20986;打包的整体重量,就可?#28304;?#21253;转?#39057;?#23454;验室中。”赵工程师说。

  主墓室整体搬迁现场

  据悉,该工地位于洛阳市西工区纱厂西路与棉麻路东北部,原白马集厂区内,洛阳东周王城北城墙在其南部,汉河南县北城墙又距东周王城北城墙约800米,该区域目前共发现了古代墓葬300余座,?#28210;?#27721;代墓葬约200余座。

  据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潘付生介绍,“由于此墓在一开始的勘探发掘中没有勘测到,因此被称为‘漏探墓’。该墓型制由墓道、主墓室、侧室、廊道、耳室、坠室6部分组成。而且耳室系统非常发达。一般耳室就像人的耳朵一样,对称分布在主墓室两侧。但是这个墓非常特殊,耳室大部分集中在了主墓室的东半部。据推测,该墓如此特殊的分布状态应该和?#21592;?#30456;邻的墓葬有关,且两座墓葬相隔不会超过十年。”

  大雁灯

  “虽然俗话说,‘洛阳大墓,十墓九空’,但该墓的主墓室、耳室没有被盗过。因此我们在墓室中发现了种类丰富的精美文物且等级较高。尤其是在耳室中发现的两件青铜壶,它们不仅体形较大,?#28210;?#19968;件青铜壶内还有大量液体,推测有可能是西汉的美酒。另外,主墓室内发现大雁铜灯,大雁铜灯在洛阳地区属首次被发现。”

  铜壶

  耳室内发现的玉器

  除此之外,工作人员已经清理出墓主人骨架一具,葬具为双棺,棺内陪葬?#22411;?#38236;、耳杯、大量玉器?#20154;?#33900;品。在北侧一耳室里发现了彩绘陶壶、铜盘、铜壶、铜炉、铜钵、铜盆?#20154;?#33900;品。值得一提的是,西汉大墓主墓室内随葬大量的玉璧、玉圭、玉玦、玉衣片等,这为研究西汉时期的葬玉文化提供了重要资料。

  彩绘陶器器盖

  四足?#36213;?/p>

  ?#25105;?#21028;断这是一座西汉的墓葬?潘付生说,“判断它是一座西汉墓葬,其实非常简单,从墓葬所用砖就能看出来。即该墓葬使用是空心砖,且空心砖上有西汉时期流行的‘柿蒂纹’,而空心砖是西汉早期开始流行的墓室砖。更令人兴奋的是,在墓室里发现了一些小型砖,小型砖则是西汉?#22411;?#26399;的墓室典型用料。而该墓葬有空心大砖,也?#34892;?#30742;,就表明该墓葬处于墓葬用料的转型期,应该处于西汉?#22411;?#26399;。”